暗影猎手 章九十二:真相自古很残忍(一)

2020-02-15 18:50:18 来源: 开封信息港

暗影猎手 章九十二:真相自古很残忍(一)

血染黄沙,奋力血战的骑兽士兵看见远方飞驰而来的友军,士气大振的他们彼此鼓励,热血燃烧了整个躯壳。

“杀!星矢大人的精锐部队来助我们了。”领头的军官振臂高呼,望着前方腾起的沙雾,手起刀落,砍下一头青蝠的翅膀。

脚下的坐骑犬啃狼一跃而起,趁虚而入,咬断青蝠的脑袋。

“援军来了,大家齐心协力,杀掉这些畜生。”

刀剑霍霍,凶兽长鸣.

看到希望的士兵一个个杀红了眼,枯竭虚弱的身体重新燃起对胜利的渴望。

一时之间,竟然将骨酥翼龙的部队逼得节节败退。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星矢的精锐部队在距离他们不到千丈的时候,竟然选择绕道而行,对前方惨烈的厮杀情况视若无睹。

短短片刻,他们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喂,我们在这里。”有士兵高举旗帜,不甘的呼喊声被战场的巨大声响所淹没。

“他们瞎了吗?”所有人大惑不解,刚刚蹿腾的气势突然化为了更大的悲哀和绝望。

这么大的阵势,战场处于平原,他们怎么可能没有看到?

就是一人没有察觉,难道所有人都瞎了眼?不,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己方的死,他们选择无动于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和自己不是共同训练,生活在一起的兄弟吗?

“他们放弃了我们

!”一名男子,恨恨咬牙,眼神里透露出死灰般的绝望。

领头的军官愤怒咆哮,驱赶着脚下的犬啃狼,在一队士兵的掩护下,杀出重围,企图赶上前方的队伍.

他必须问清楚理由!

他们像一群在沙漠濒临干渴的旅人,星矢的精锐部队就像一条河流,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然而自己充满希望地靠近时,却发现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海市辰楼。

骨酥翼龙的凶兽部队没有遇见最危险的情况。

它们嘲笑着人类的勾心斗角,更加凶残、肆无忌惮地猎杀这些自私的人类。

气势此消彼长之下,骑兽军团陷入了巨大的苦战,伤亡非常惨重。

难以支撑的部队逐渐心生怯意,各自为战,如同一盘散沙。

有绝望的逃兵率先冲出凶兽的封锁,落荒而逃。

一只穿云箭从后飞出,射爆后者的脑袋。

稳定军心的军官彼此接头,纷纷商量对策。

都是骑兽军团的成员,凭什么他们在广漠遛马看风景,我们却在这里殊死搏命?

军官面面相觑,突然喊出临时的决定:“所有人,杀出重围,跟在星矢的部队后,回撤到汨罗沙殿。

他们对我们见死不救,定是背叛了嘉文大人。

嘉文将军为了保护我们,独自面对强敌。

但我们应该反省和明白:嘉文将军是神器一族近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他承载着族人复兴的希望。

我们可以死千百回,但他一定要好好活着!让我们需要回去保护嘉文大人,将战火引到叛变者的身上。”

“战士,既然踏上了战场,就已经做好死的觉悟!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我们按照嘉文大人的命令逃了出来,不过他可没下达不许折返的命令。

既然逃不出去,横竖都是死。

让我们选择为保护将军而死,保护汨罗沙殿而死,捍卫骑兽军团的荣耀而死。”

铁血铮铮的军官振臂高呼,眼神如同饿狼,挡在前方,率先开出一条血路。

大批的凶兽跟在其后,紧追不舍。

惨烈的对峙战又变成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死亡追赶游戏。

……

辛武已经确认骑兽军团内部矛盾重重,这支队伍宁愿绕远道而走,也不愿去拯救昔日同生共死的伙伴。

貌合神离的组织如果无法整合起来,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什么好畏惧的。

风声不断在耳边咆哮,几分钟不到,骑兽军团已经靠近了化为黄沙土块的汨罗沙殿。

残垣断壁堆积在一起,破旧的房梁柱子上升腾起黑烟。

零零散散的火焰杂乱地陈列在四周,像是某种奇特的阵法。

拍马赶到的瞬间,辛武正好看见一头半人半龙的人型生物正与骨酥翼龙进行惨斗。

骨酥翼龙触手合拢成一只巨大的拳头,带着蛮横狂霸无可匹敌的气势砸向自己脑袋上的生物。

人龙生物凝结出耀眼的金盾,紧接着巨大的爆炸声和蔓延的黄沙飓风掀的人仰兽翻。

尽管相隔两三里,骑兽军团也有大半部分骑兽像断线的风筝般被扔了出去。

不断扩充的沙球撕裂天地,席卷四周,带着毁天灭地的劲道席卷方圆万米。

辛武紧紧抓住比卡素虫强健的四肢,后者脑袋埋进沙漠,才没有被风沙波及。

他拿开覆盖眼角、防止锐利的沙子撞击眼睛的手,吐出口中的沙粒,借助夜视能力打量着前方的情况。

那头人龙生物从骨酥翼龙的身体上滚落,在骨酥翼龙的触手袭击自己之前射出一根金色的长矛插入了后者的身体。

糖多焦急地挥动手臂,亮闪闪的眼睛溢满了泪水。

“辛武哥哥,我老大怎么样了?”

“情况不妙。”辛武失望地摇了摇头。

目前的他不知道那人形的半人半龙生物是怎么回事,但从骨酥翼龙匍匐在地面,绵软无力的状况来看,它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联合骨酥翼龙对付星矢的计划还未开始,就已经胎死腹中。

糖多听闻此言,翅膀急速扑腾,奋不顾身地朝前飞奔。

眼疾手快的辛武却迅速拉住糖多的身体,将其塞入怀中。

他看见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那头半人半龙的生物眼前,来人正是星矢。

几秒过后,鬼武姬的身影同样落下,一副双手抱胸的慵懒姿态。

目前敌众我寡,形势不明,此刻糖多前往,无异于自寻死路!

“冷静点,相信我!”辛武摸了摸小可爱的脑袋,沉下声:“必要时,我会出手。”

小可爱耷拉着脑袋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抽搐。

一路上历经险难,它也是有所成长,不再任着性子胡来。

他知道糖多很难受,看见鬼武姬的自己何尝不难受?

但难受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也痛过,失去过,无奈过,绝望过,但我从没有放弃过。

感谢这些负面情绪让自己成长,让我知道:今后如何应对它们,让我知道什么时刻该做什么事。

辛武目光如炬,沉默似铁。

他小心翼翼地隐藏身姿,拉了拉绑在毕卡索虫脖颈的身子,走到一个不易察觉的隐蔽地方。

随后掏出望远镜,静静地观察战场上地形、兵力分布、目测星矢与自己的距离长短、以及鬼武姬的举止神态。

此刻敌明己暗,是最好研究对手,洞悉对方目的的时机。

战斗是无法避免的,但在暗处的自己拥有一次突施冷箭的机会,必须善加利用。

……

广漠的西方立着两座不大不小的沙丘,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分居沙丘的两侧。

女子身材娇小,像个十多岁的小女孩。

她有着一头白发、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长裙。

裙摆垂到地面,裤脚如同孔雀的尾巴,露出长长的一截披在黄沙上。

她的左脸刻着一个拇指般大小的龙纹,右脸刻着一个精美的剑纹,在这风沙遍地的异域之地,别有一种独特的美丽。

女孩从长袖之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布袋,丢到穿着黑色道袍的男子眼前。

几颗圆滚滚、冷冰冰的头颅落到男子的脚下,死不瞑目的表情狠狠地盯着男子。

“黑禧兄长,这样对待嘉文是不是过分了一点?”

女孩的声音粗狂如同冬天的西风,带着风沙般的沙哑。

一袭黑袍黑发的高大男子摇了摇头。

同女子一样,他左脸同样刻着一个细微的龙纹,右脸刻着一柄细微的剑纹,耳垂上带着两颗漆黑的玉珠。

“白禧,不这样做,嘉文能来到我们的阵营吗?”

俊美的黑禧声音温柔的如同三月飘飞的柳絮,具有令人不知觉地沦陷的魅力。

白禧的身高刚刚到黑禧的胸前,她漂亮的美目疑惑地扬了扬:“可是也用不着杀掉他的同僚,利用他的妹妹吧。

据我所知,他很在乎自己的妹妹。

如果他以后知道了……”

黑禧伸出一根手指,抵住白切柔软的唇,低头弯腰轻吻她的脸颊:“丫头,我经常告诫你,做人处事,不能太依赖情感。

想要让一个人换个信仰,就需要他对原有的信仰、阵营彻底绝望。

需要他彻底否定以前的自己,将他原本根深蒂固的感情连根拔起。”

白禧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尽情享受黑禧的亲吻。

她白色的眼眸穿透黑禧的身体,不确定地询问:“要出手吗?

嘉文似乎已经穷途末路了。”

黑禧微笑着摇了摇头,嘴唇离开水嫩光滑的脸颊。

“等一等,等他所有部下认清他的真面目,对他绝望的时刻。

我们再演一出神兵天降的故事。”

白禧嫣然一笑,她喜欢神兵天降这个词,很符合自己的身份。

纤纤玉指轻轻一勾,地面圆滚滚的三颗头颅自动装进灰色的布袋,飞入她宽大的袖袍之内。

白禧靠在黑禧的怀中,两人对视一眼,笑容优雅而明媚,如同两朵开在死亡沙漠的曼陀罗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