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27年的两起粉尘爆炸事故不同的地点相

2019-08-15 19:11:08 来源: 开封信息港

  越来越少的痕迹可以证明,这里曾有一座闻名中外的纺织工厂。

  取而代之的是象征财富的住宅小区。耸立的楼房还在一层层地添加钢筋和混凝土,将工地围起来的广告牌上描述着一种奢华而惬意的当代生活。

  关于往事,记忆正在一点点褪去。从老哈尔滨人嘴里可以打听到,这里原本有座亚洲的亚麻厂 哈尔滨亚麻厂。令他们唏嘘感叹的是,工厂在1987年春天发生了一起特大麻尘爆炸事故。

  那曾是中国人员伤亡的工业粉尘爆炸事故,造成58人死亡,185人受伤。

  这个令人悲戚的 纪录 保持到2014年8月2日。

  这一天,与哈尔滨相距遥远的江苏昆山,一座工厂的车间里发出巨响。

  躺在苏式红砖楼外观的医院里,一位当年亚麻厂的烧伤女工在电视上看到昆山大爆炸的。报道里说,这次镁铝粉尘爆炸事故已致75人死亡,185人受伤。

  这个伤亡程度,超过当年哈尔滨。

  这位昔日纺织工人没有想到,27年过去,另外一群人会和她有着相似的命运 即使从爆炸中抢回一条命来,生活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样子。青春戛然而止,美好的容颜不复存在,伤疤和疾病会伴随到老。

  那晚,看到爆炸的惨烈画面后,这位女工一宿没睡好觉。她同情地说: 他们还不及我呢。南方热,烧伤该多遭罪。 尽管她伤痕累累,活到现在一直被视为奇迹。

  被大火吞噬

  自从因烧伤住进医院,这位女工再未走出过那栋红色的建筑物 漫长的20多年里,这里已发生变化,从过去的亚麻厂职工医院变为居民社区医院。

  她叫赵亚丽,是哈尔滨亚麻厂大爆炸幸存者中伤情严重的人。

  这是一个被大火重新塑造过的女人,全身95%的面积被烧伤,浑身上下只有下腹部、后脑和嘴的周围还有一点完好的皮肤。做皮肤移植时,她身上几乎没有可用的好皮肤,后背只能移植猪皮。

  她失去了双手,两只胳膊肘以下都被截去。胸部进行过焦痴纵行切开手术 当年胸部的环形焦痴像盔甲一样压迫着她,差点要了命。双腿至今还备受折磨,即便夏天大腿也得裹着毛线裤,两截小腿像被啃噬过的树桩一样千疮百孔,或者用她的玩笑话说, 像煮开锅的玉米粥 。

  事实上,她的腿几近残疾,可以短暂地站立一会儿,也走动不了几步。她不能接触病房外的空气,因为脆弱的皮肤很容易被细菌感染。

  虽然被隔绝在医院里,她还是关心外面的世界。电视里,昆山工厂爆炸的场面对于她并不陌生 乌黑的浓烟,被炸成废墟的车间,烧得焦黑的工人被抬进医院。

  赵亚丽经历的那场爆炸,发生在1987年 月15日凌晨2时 9分。随着一阵闷雷似的 轰隆隆 巨响,一个蘑菇云状的巨大火球从亚麻厂腾空升起。梳麻、前纺、准备三个车间的1 000平方米厂房,顷刻间变成一片被浓烟烈火包围的废墟。火球在车间里翻腾、滚动,使得正在上夜班的4 名工人陷入火海之中。

  后来,有位姓曹的女工回忆, 就是一句话的工夫 ,她被猛烈的气浪打翻在地。等她的意识恢复过来,车间里已是黑压压一片,耳边响起凄惨的呼叫声。她爬起来拼命往外跑,直到看见车间的铁皮门槛, 心里一下子亮堂起来 。

  她逃出车间,继续往医院跑,衣服和血肉粘连在一起,脚后跟儿的皮烧掉了,血糊糊地拖在地上。她还以为是 袜子掉了 ,根本顾不上管。等她终于跑进医院,一坐下来, 人彻底无法动弹了 。

  那天,从工厂到职工医院的路上,满是碎玻璃(10 8, 11.00, 1.07%)片、血脚印和破烂衣服。从火海里逃出来的人,有的赤身裸体、浑身血污,有的指甲盖烧脱落了,手臂皮肉连着骨头向下垂落着。

  爆炸发生后,笔者赶到了事故现场。站在大爆炸的废墟边上,这个年轻男生痛哭起来。展现在他眼前的是 难以想象的悲惨场景 。东倒西歪的机器残骸上挂着冰棱,上面还飘拂着没烧尽的麻丝。断裂的水管 哗哗 地淌水,厂门外的家属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贾宏图在一篇题为《大爆炸》的报告文学里描述道: 一尺厚的水泥盖被击碎、拱起,手指般粗的钢筋和水泥浇铸的墙壁被炸得变形倒塌,十几吨重的机器被抛向空中,强大的气浪把锯齿型房盖的玻璃冲成碎渣,连同窗框飞到百米之外。

  那些遇难的工人,有些来不及哼一声就被落在身上的重物砸扁,有些被火焰迅速吞噬,烧成黑乎乎的一小团。还有5名工人在极度恐慌中找不到出口,相互紧抱,被活活烧结在一起。

  亚麻厂退休老工人、哈尔滨市劳动模范杨培玉17岁的小儿子,在 月12日那天接了母亲的班,14日领到绿皮的工作证,高兴得买了半书兜子糖,说给大伙儿吃。晚上11点半,他背着书包连蹦带跳地走了,从此再也没回来。

  活下来的人住进两栋明黄色小楼里,这被称为 安抚楼 ,亚麻厂专门建来安置烧伤工人。

2014年呼和浩特文创教育Pre-A轮企业
海底捞的秘密:海外客单价是大陆两倍、单店年收5900万...
奥巴马医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