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分身 第十六章:三种星阶下品功法

2020-02-15 18:56:12 来源: 开封信息港

天道分身 第十六章:三种星阶下品功法

赵轻舞凤眉微蹙,有些心软不忍,但却并未开口,瞄向赵昊,等他决定。

“前倨后恭!”

俯视镇民变脸,赵昊神情平静,继续策马前行,并未有任何怜悯。

做了多年垃圾,对于人心人性,再清楚不过。

这些镇民,刚才以为自己垃圾,冷嘲热讽。

如今见自己强大,需要自己保护,又拿弱者身份道德绑架,再恶心不过。

人心之善恶,与强弱无关。

赵昊没留下来意思,镇民神情惊恐,望向护卫长方十三,一副你快拿主意样子。

“不能让这小野种离开,否则完不成二老爷布局,也夺不回我方家失去的一切!”

三角眼暗藏恶毒,护卫长方十三谄媚抱拳俯首:“昊少爷,你说的不错,我们是垃圾!

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给我们这些垃圾一般见识,我们也是误信谗言,不知昊少爷你天纵奇才、深藏不露,

你才是我们白子城第一天才啊,求你再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镇民在旁噤若寒蝉、赶来铁塔少年李霸锤、镇长李铁山也大气不敢喘一下。

赵轻舞冷眼旁观。

“第一次有人拍我马屁,听着真舒坦!”

从未有过赞美,赵昊有些飘飘然,眉开眼笑,唇角挑一抹笑意,朝前勾了勾手:“方十三是吧,靠近点!”

“好嘞,昊少爷……啊!”

溜须拍马揍效,能留下这小野种,方十三弓着脊梁、满脸堆笑、屁颠屁颠上前,但突然一巴掌盖在脸上,整个人瞬间懵逼,惊怒交加:“为什么?”

啪啪——呼!

正反十个耳光抽过去,抽的方十三脑袋如拨浪鼓,赵昊才停手,吹了吹发红手心,有些遗憾道:

“十三啊,马屁拍的不错啊,听的我十分舒坦,可惜少爷身无长物,只能赏你几巴掌了!怎么,还嫌少,来再赏你几下?”

“赏赐!”

镇民、赵轻舞、镇长李铁山瞠目结舌:有这样赏赐的么,抽的人脑袋肿成猪头,还煞有其事样子。

铁塔少年李霸锤铁,塔铜铃巨目透着不屑:纨绔子弟,不仅偷奸耍滑,还如此无耻。

“够了、够了!”

生怕再被啪啪,方十三连忙开口,心头却杀机暴起,暗自安慰不必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同时抱拳咧嘴,露出比哭难看笑容:“谢昊少爷赐打。”

“上道!”

赵昊也没在借题发挥,调转马头朝岩铁镇第一天才走去,唇角挑起一抹笑容,勾了勾手:“李霸锤是吧,过来!”

“昊少、少爷!”

咬牙上前,李霸锤面色涨红、硬着头皮抱拳低头、闭上眼睛、闷声如雷:

“刚才对你出拳,是我不对,无论你要怎样,要杀要剐都都行,我李霸锤绝不皱一下眉头,只求轻舞大小姐不要走!”

倔强少年低下头颅,做了有生以来最为艰难决定,所有傲气在这一刻散尽。

自己犯下的错,丢脸也要扛。

“让表姐不要走,意思我还是没用。”

赵昊氨基自咬牙,狠狠盯着铁塔少年,手臂一扬高高举起,五指展开朝下落去。

“唰!”

场中目光汇聚。

“为了父老乡亲,让他抽几耳光又怎样!”

听着巴掌落下,李霸锤紧咬牙冠,稚嫩小脸神情悲壮,一副慷慨赴死模样,但他突然一怔,睁开双眼,有些惊诧、仰望马上少年,一脸不解。

啪啪——

手掌落在少年肩头,赵昊唇角微挑:“敢做敢当、知错能改,是个汉子。少年,我欣赏你。”

这个愣头青,被人挑唆当枪使了,真正有坏心眼的是方十三,那才是该教训对象。

而且他父亲李铁山,貌似是舅舅的人。

自己人不打自己人。

“欣赏!”

李霸锤小脸茫然,心头仍有不服:

我怕刚才未出全力,更没使出星阶中品‘轰天锤’,否则不一定会输给你。

即便你有些实力,但我扎下两鼎半根基,若不是宝丹不够,绝对超过白子城四大天才,不次于你。

“马蛋!”

同样不服的还有护卫长方十三:“为什么赏老子的时候十耳光,赏这混小子却是赞扬,老子不服!”

“所以我决定指点你!”

盯着倔强少年,赵昊一副你走大运样子:“把你拳谱拿出来,我今天研究一下,明天指点你!”又指镇民

,义正言辞道:“还有你们,一个个实力太差了,把你们拳谱拿出来,本少决定研究一下,指点提升你们实力。”

“指点我们拳法?”

镇民神情质疑:

一种拳法,普通人淫浸数十年,也未必悟透精髓;想把拳谱看一遍就指点人,根本不可能。

李霸锤满脸怀疑:我星阶中品拳法大成,你凭什么指点我;若不是刚才大意,你根本不可能打败我;想偷窥我家‘轰天锤’,没门!

方十三蹙眉揣摩赵昊用意。

“这懒虫!”

赵轻舞有些无语:

父亲为了让他扎好根基,先不传他中品功法,又没从自己手里骗到,想来岩铁镇骗一部吧!

但星阶中品功法,不同普通下品功法,没人会轻易传授。

“少年心性!”

镇长李铁山微微一笑,朝两镇民一招手:“昊少爷肯指点你们,这是你们的福气,快把你们拳谱拿给昊少爷。”

两镇民连忙摸出两本发黄拳谱。

七星拳、铁岩功,岩铁镇星阶下品功法,几乎人人都会,算不得什么秘传。

“星阶下品!”

意料之中,但赵昊心头欢喜,从怀中摸出两本拳谱,朝镇民一挥:“谁还有星阶下品拳法,拿出来大家相互交流,我手中有黑虎拳、鹤翼功,交拳谱的可以看。”

“昊少爷,我有!”

星阶下品功法,威力也有差别,主家收藏下品拳谱,比小镇中威力稍强。

七个镇民一拥而上,赵昊手中又多七本拳谱,但大多重复,只有一门‘翻浪手’可用。

“收获不错!”

心头欢喜,赵昊面色平静转头:“方护卫长,刚才我看你拳法松散,并未体会到其中精髓,把你拳谱拿来,我也指点你下。”

“多谢昊少爷!!”

家传‘破甲拳’星级中品,可不是那些烂大街星阶下品拳法,方十三生怕泄露、连忙委婉拒绝:“我家功法口传,没有拳谱传下,等你们去镇里安顿好,改天有时间,我再向你请教。”

“看心情吧!”

星阶中品拳法,没这么容易得到,两本拳谱向后一扔,赵昊策马在前:

“守镇巡逻,你们负责,异种来了,叫我战斗。

两本拳谱,最先拿铁岩功、七星拳、翻浪手的看,其余人有新功法,也可以一起参详,没有就不要碰。!”

看向最先送功法镇民,其镇民羡慕不已,有些人开始琢磨,是不是拿出独门星阶下品拳法。

方十三眸子低头眸子冷光闪动:“小野种,尽管在这些下品拳法浪费时间吧,你的死期很快就要到了!”

“昊少爷慢走!”

一见赵昊青麟马就要踏入门楼前三十丈,李铁山脸色一变:“前方布满陷阱,让霸锤帮你带路。”

李霸锤有些不情愿,但你见老爹严厉眼神,立时不情愿上前,牵马引路。

赵昊笑道:“多谢!”

“呃!”

有些不适应张狂霸道主家少爷彬彬有礼,李霸锤双手比划指路:“这些路线安全,其他地方都是陷阱,三丈深的坑、下面插满粗铁钉,掉下去身上插满窟窿,一阶异种必死无疑。”

“陷阱!”

一马平川地面,下面竟暗藏危机,赵昊一勒马缰减速:“准备还挺充分。”

“我们不是城里人,异种入侵先攻击小镇。”

李霸锤神情愤愤道:“最差一阶异种,力量三鼎起步,天生邪术,吃人越多进阶越快。

一般长力猛士,根本无法抗衡,只有凭借陷阱、巨弩、大弓对付。

不像你们城里人,有钱买得起宝丹、能扎浑厚根基、有上品功法、玄兵、战甲,能近身搏杀异种。”

平民居住城外封地,负责种植、养殖、织造、冶炼所有基础劳动,但大半收入都要上交主家。

自身收入无几,是以小镇平民资质未必差,根基却比不上城中贵族子弟,最终成更差异大截。

而平民居住在城外,异种入侵首当其冲。

事情要做、危险要担;代复一代,积弱赤贫、永无出头之日,哪能没有怨气。

理解铁塔少年怨气,赵昊也不多言。

穿过陷进区,进入门楼后,存放刀枪、弓弩器械库,赵昊开口道:“纸笔!”

李霸锤找来纸笔,赵昊铺开白纸,蹙眉沉思一阵,笔走龙蛇。

“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画画!”

偷瞄一眼,李霸锤愤愤离去,直奔门楼下:作为小镇三强,对于护卫小镇,少年一腔热血。

那里,镇民簇拥成一团,赵轻舞、镇长李铁山、护卫长方十三立在中间。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