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舞庄严的枪声过后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45:02 来源: 开封信息港

今天,麻村从早到晚,黑压压的人来,黑压压的人去,他们穿流不息地来来往往,究竟是为了什么?看看麻村那宽大的广场就知道,那里有一个大看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麻村召开万人公判大会,宣判平日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杀人放火的麻君死刑。  刑场就在麻村那片芦苇荡的半坡上,据说这里历来就是一个乱葬岗,旧社会这里把活人用竹帘子卷入芦苇荡的不知道有多少个人。今天的芦苇荡里,秋风在不住劲地吹,不知是对犯罪人的悲哀,还是不住地叫喊可惜。秋风几声呜呜叫过,芦苇荡静的像死一般寂静,随着一声庄严的枪声过去之后,结束了年仅二十一岁麻君的生命。  一.  麻村位于排湖之滨,是柳镇偏远的一个村。村子里从解放以来没出现过一名大学生。由于人们缺乏对文化知识的追求,导致这里社会治安难治。镇里下派的蹲点干部很少有坚持一年的,都是借故而逃。唯独镇派出所所长陈卫国带枪蹲点干上了一年,虽没评上好治安村,但没一个人进号子去蹲监狱。本来第二年继续由陈卫国再去麻村,可人家毕竟工作有成绩,提拨到市公安局,从此柳镇到麻村去蹲点的很少了。  有好事者为麻村还请了风水先生看过风水,都说麻村那片芦苇荡后面乱葬岗不好,村里用东方红牌拖拉机铲平了乱葬岗,并建成了麻村人民纪念堂,凡是死了的麻村人都可进纪念堂。纪念堂周围还建了花园,看起来比城市的公墓还好。可就是有些人不愿意,镇里看麻村地大物薄,只要是死了人执行火化制度,由他们自行处理。  麻村人除了爱讲迷信风水外,这个村还有个独特的地方,全村人全姓麻,没有一个杂姓。这村里原来有个上门女婿,人家憨厚老实,老是欺负人家,不是骂人家狗日的,就是杂毛狗。人家气打无处出,干脆搬回了老家。从此该村没有了招上门女婿的。要嫁女儿,父母跟随女住。  麻村并不是所有人不懂道理,只是由麻君这极个别走极端的坏分子,坏了麻村的名声。这也叫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谁说麻村风水不好,其实麻村风水好得不得了。麻村的前面有一个龙女潭。传说海龙王的女儿,在海里玩得有些厌了,她便幻化成人到处游玩。来到麻村看到这里瑞绕祥云,雾兴气升腾,到处都栽的柳树,看上去那柳树的白雾形成柳如烟,想到这里必定是个好地方,她忽然看到一个好大好的深潭,水色清冽,水族们在这里自由地游来游去。抬头看天空沙鸥翔集,低头看水中鱼翔浅底,听鸟语啾啾,流水淙淙,又见四周柳岸花明,这好似人间仙境。于是她发生奇想,何不在此洗个澡,让自已享受一享受。从此,麻村这个深不可测的大潭,春季水泛绿波,与岸边垂柳互相调戏,引得鱼儿争宠。夏季绿树的覆盖,水质淸凉,引得四方村民竞相游泳,成为人们纳凉的好地方。秋季潭里鱼儿肥嫩,人们撒下一个个希望的网,惹得岸边菊花黄。冬季这里水温永不结冰,四周的冬青树说话了,我们喝着龙女潭的水,我们越过冬越年轻。  龙女潭的水,据说还治好了一位得了麻疯病的女人。女人本来四十多岁了,得了一种当时的麻疯病。一心投潭而死,她跳进深潭后,她觉得深潭水很温喛。并且拼命喝水,直到喝死为止。谁知当她喝饱呛水时,人突然浮出水面。当好心人跑来救她时,看到是一位美丽的姑娘,她简直脱胎换骨了。连她丈夫也不认识,口口声声说自已中了邪,撞见了鬼。龙女潭这个时候显灵了,人们在龙女潭还建了一座庙。龙女潭的香火一直很旺。麻村人也许沾了龙女潭的仙气,这里出落的儿女,个个标致。虽然他们文化水平不高,但他们勤劳肯吃苦的在外打工很得老板的喜欢,外面的姑娘也喜欢麻村人。麻村现在清一色外来妹,没听说一个光棍汉。麻村女子漂亮在柳镇出了名,百分之五十成了城里的凤凰。  二.  麻村原名叫麻湖,据说这里是一片汪洋,只有岛屿和浅滩,这里的沙滩也可称为陆地,周围还有不少茅屋。旧时代里逃乱避荒的人都在这里,人称麻湖为水浒泊。不知何时,这里来了一位满脸黑麻子的大汉,身披一件夹袄,驾着一条船来到麻湖这个地方。人们看到他身材高大魁伟,前胸处长着茂密象湖中水草一样的毛,说话粗喉嗓大,又兼一阔脸,眼睛一瞪圆溜溜。看样孒就不是善类,都怕他避而远之。一天,湖中起大风下大雨,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龙卷风。天空中乌云与湖水连接,风来水涌,渔民们来得及躲避的都停船靠岛屿,有的干脆把船拖上岸。还有来不及避难的人还在湖中。况且湖面又宽又广无边无际,可这次龙卷风不比往日,来势凶猛,乌云把整个湖遮得如黑夜,风借水威,水助风威,把湖水搅得周天寒彻,大浪滔天。人们都在无法形容的惧怕中,有迷信者看湖中犹如一条巨龙在作怪,不住地口中朗念着阿弥陀佛,水神保佑我们。还有的干脆叫观世音你是救苦救难的好神仙,你救救我们吧。还有的架起了香炉向上天求告,求众神保佑,请黑龙归海。正在人们在想办法求众大仙下凡显灵时,黑麻子大汉突然发现湖中不远处有一条船,他顾不了这许多,撑出自已船向有船方向驶去。此时人们如惊梦大喊:“回来!”可大汉凭借一把蛮力,箭一般地向着前冲。当船靠近时,原来那条船早已被风浪来了个底朝天,一位老人扒在船弦上随风浪拍打,为了求生已精疲立竭。他救人的心急切,猛力荡出几浆,然后猛吸一口气,一个箭步跃上被风浪打翻的船,顺手将老人挟在腰里,又象风车一样转身,轻轻一跃,又回到了自己的船。这动作既象空中老鹰捉兔,又象人们常说水上漂的轻功。  黑麻子大汉上得岸来,人们惊呼是孤寡老爷麻大苟,只见得他脸色青乌,看样子奄奄一息。黑麻子大汉将老人放平在地上,在他身上轻轻地拍了几下,老人突然间,蠕动了一下身子,猛然睁大了眼睛。顷刻好心人们给热水服用。黑麻子大汉一手拦住,他站在湖岸四处观看,一边走一边扯岸边一种不知明的野草,大约一顿茶水的功夫,很快抓来一把草。然后用手压按,搓成一团,硬要老人嘴嚼吃掉。不一会老人精神起来,站起来走动着。人们看着这个黑麻子大汉太神奇,再也不把他当外人,很亲和地聊起来。  三.  黑麻子大汉很快与岛屿上的人有了感情,聊起来的话比刚开始有截然不同。人们常说,人亲热天公也作美。适才与水天一色的乌云也散开了,黑龙也不知是虔诚的渔民请诸路神仙驱走,还是在湖水中玩够了,转身到海龙王那里请赏去了。风也停了,或许也到天空去向玉皇大帝报告消息去了。此时的天天气正是初夏,雨过天晴后,湖的四周野花飘香。特别是那些湖畔的油菜花开得鲜艳艳,一束束,一丛丛,特别的好看。特别是经过暴风雨洗礼之后,地上的野草长出了许多新芽,嘭的长高了许多。野花也不示弱,一朵又一朵,一遍又一遍,盛开成一片花的海洋。  黑麻子大汉,今天心情也特别好,他借此机调气,一边走一边运功。等他精力十分充沛时,他猛烈回首,麻大苟紧跟其后。正要骂他一顿时,麻大苟可不是傻子,他连忙跪地说:“谢恩人救命。”黑麻子大汉也是灵活之人,忙将麻大茍扶起,便又神秘地问道:“这里常有外地人来往吗?”麻大苟不加思索地回答:“这荒湖之地,外人不乱来。再说我们以船为生,今日漂,明日也漂,船就是家。”黑麻子大汉又神秘地拉着麻大苟说:“走,我们借一步说话。”他们俩走到一棵栁树下,麻大苟万万没想到,黑麻子大汉向他双膝跪下,他以为自已弄错了,也急忙跪下:“刚才麻某有失礼之处,万望恩人海量。”麻脸大汉双手慢慢地擎起老人,“你站起来,我有话跟你说。”麻大苟见恩人行此大礼的,必有重要话说,于是机警的环顾四周,开口道:“恩人请讲。”“我乃山东人氏,姓林,犯了命案,为了活命,我用供香燃烧之后,毁容成今天这个黑麻子。今日,我与老人家有缘,你收我为你儿子。”麻大苟听了摆摆手说:“使不得,我一个孤老……”麻脸大汉眼里噙着泪花,"我已逃仇杀和官府提拿三年有余,我看这里才是我隐藏的地方。"麻大苟沉思良久,人家有恩于已,自已风烛残年,身旁有个伴也可以,于是拉恩人起来。可黑麻脸大汉不肯起,要老人认儿子才起来。麻大苟早已胸有成竹“哎”了一声。“起来吧!”麻大苟双手去拉黑麻脸大汉,可他就是不肯起。麻大苟嘟嘟嚷嚷地说:“我答应你还不成吗?”黑麻脸大汉听老人答应收他做儿子,好象在茫茫大海里找到一根救命的稻草,“噔”一声从地上爬起来。麻大苟继续说:“我们这湖里麻鳞鱼多我看你头大脸大嘴巴大,活脱脱一个麻鳞鱼头,干脆叫麻鳞鱼。”麻脸大汉又跪下,感恩地说:“谢父亲大人救我,谢父亲大人给我赐名,谢父亲大恩典。”他要叩响头,麻大苟忙止住正声道:“你敢发毒誓吗?”“只要你老家收我做儿子,我什么誓都敢发。”“好,你对天发誓,若开戒,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黑麻脸大汉在麻大苟面前发誓:“我麻鳞鱼,若再开杀戒,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四.  麻大苟收了黑麻脸大汉为儿子取名麻鳞鱼之后,在麻湖一带打渔为生,父子二人也配合相当默契。曰子也过得象模象样,有时还救济那些家大口阔的渔民。一年又一年也相安无事。  麻鳞鱼还有一身好功夫,有时点拔一下那些姓麻的同姓兄弟,同时也还若懂些医术,麻湖这地方也好象离不开他了。麻大苟见自已收的这个儿子名声很好,自已也还沾上了光,心中也油然生出了一种快意感。  有一天,麻大苟忽然问起了麻鳞鱼的家事。此刻的他也一五一十地向麻大苛全部讲来。后来得知他毁容之后,把自已变成一个又老又丑的丑八怪。其实他还没婚配。麻大苟是有心人,很快到麻湖为他张罗了一家婚事,是张家的小女儿张明珠。麻鳞鱼见人家年方十八,出落得亭亭玉立,犹豫不决,一怕自已的旧帐重提,给人家也带来杀身之祸。二怕自已这幅丑相不般配。张明珠心里也矛盾,见着这种男人丑相真呕心。但那个时期都是父命难违。不愿意也得愿意,不行也得行。就这样双方在心事重重中,选择个吉日成了婚。  一年过后,麻大苟又喜抱孙子,他高兴得天天望着孙子哈哈大笑。麻鳞鱼夫妇见老人挺喜欢孙子,就干脆让他在岸上照看孙子。麻大苟也乐得与孙子逗乐。麻大苟在孙子满周岁那年寿终正寢,到了西方极乐世界。  五.  路有沟沟坎坎,人也有悲欢离合。就在麻大苟死去的笫二年,他孙子不得了一种什么奇怪的病,连懂得医术的麻鳞鱼也无可奈何。张明珠见自已宝贝儿子死了,天天以泪洗面。算命先生说她儿子是三岁的关煞,是金童子转世,来讨债的。麻鳞鱼才不听这算命先生骗人的鬼话。明明是儿子发高烧病死的还什么关煞。但为了哄张明珠走出儿子死去的阴影,也只好承认算命先生的鬼话。夫妻毕竟是夫妻,听算命先生哄哄罢了。  问题是事隔两年后,张明珠的肚孒不争气,老是挺不起来。麻鳞鱼把她身子补得圆胖胖的。人家背底里也说张明珠是只红冠母鸡不下蛋。张明珠的娘家也为她不生小孩愁死了。她娘家中有见识的人说她是秤砣生,意识是说她只会生一个。破解的方法只有一个,要他们夫妻偷人家的秤砣。一些乡里乡亲的见麻鳞鱼人缘好,平时给人看病不取半分钱,都支持他们去偷。谁知他们夫妇真的去偷了几次,结果生小孩的事还是泥牛入海无消息。  旧时代称无后为不孝。麻鳞鱼见自已老婆肚孒不争气,他也没办法,他也在困惑中不能自拔。怎么办?有人劝她再续,张明珠也同意。可这再纳妾必须要钱,钱从何来?张明珠给他出了一招可以招自家麻姓人学武学医,半赚半教。麻鳞鱼反复考虑这样也可以,我不但把武艺教给了他们,而且把医术也教给了他们,这也该是一份功德。  麻鳞鱼把这一想法也给麻湖长辈们谈了一下,都认为此举很好,大力支持。虽都是微薄之力,但众人抬一,也算是为他接纳妻妾,帮了一把。  人们常说,学武不学德,祸害一方平民。麻鳞鱼一徒弟跟着他学了几招,自以为自己了得,在外面惹事生非,被别人打了,回家添油加醋反说别人如何欺负他。麻鳞鱼是何许人呢,他本身是打家劫舍的家伙,哪里听得人家欺负徒弟的话,现出了他强盗本性。打出了“你不惹我,我就不惹你吗?”的口号。先是用船撞异姓渔船,用挑衅的手段驱赶人,后来是你要生存就先交保护费,形成麻湖一霸。这样徒弟们成了他霸湖的帮凶打手。他手中有钱了不去正规纳妾,而是看上谁家黄花闺女漂亮,就去明抢。  俗语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也该他有报应。他抢民女做妾巳达十一个了,还不满足,后来他看上麻湖百数地段上有一民女叫侯赛花的,长得象朵花,日夜难眠。一天夜晚趁天黑去抢,侯赛花不从,他命人将侯赛花五花大绑,在船上强奸。待他出船舱小便时,湖中忽然乌风黑浪,由于长期无度纵欲,身子骨大不如以前,不禁几个寒颤过后,猛打了几个喷睫。此时眼泪鼻涕全涌出,他伸出衣袖擦了擦,转身又回到船舱。他借着船上的灯光,见那美人儿嫩嫩脸蛋上挂着泪珠,正如梨花点点,顿生怜香惜玉之心,便帮她解开了绳子,接着又死皮赖脸地劝说。那个时代的女人很单纯,见自已身子已被,命中注定。说跳湖死又死不了,他人多势众,苦了自已,活受罪。只有半依半就顺从了麻鳞鱼。不一会,“下雨啦,下雨啦!”暴雨打在船篷上叮当响。麻鳞鱼忙披衣走向船头。一个闪电正中他头部,接着一声巨响,似晴天霹雳。麻鳞鱼闷声倒下,从此再也爬不起来,麻湖除了一个大祸害。他坏事干绝也应了他遭天打五雷轰顶的毒誓。 共 798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癫痫大发作时做好护理工作
本文标签: